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您现在位置:新闻在线 >> 生活 >> 教育 >> 浏览文章

重审大唐:则天女皇眼里谁算男人

2017/7/19 17:03:41

 重审大唐:则天女皇眼里谁算男人

武则天不像山西女人,像川妹子,有娇媚的容颜和身姿,又有汉子的胆气与才干。她是怀着那个时代一介女子少见的抱负,走进宫廷的;那样子好似暗自决计要与天下的男子见个真章,当然首先是要跟大唐李家的男人较个高下。

当十四岁的武家二闺女即将出门,送别的亲娘杨氏忧心忡忡,高墙幽宫命运难料,她禁不住泪落衣衫。小女孩儿却神色自若,反过来劝慰上了母亲:“见天子庸知非福,何儿女悲乎?!”此去见真龙天子,怎知不是福气不会走运不光耀我武氏门楣呢?!母亲何以如此悲观!——这是一个女儿离家前的信誓,也是向父母家人做出的庄重承诺!

让她没想到的是,赫赫大唐,在她这儿,实在并没几个真汉子。

风雨五十载,经过了无数个回合的观察、适应、历练和交手,李唐的男人里,她逐渐找不到个对手!

先看众人眼里雄才大略的英主李世民女皇评语:就那么回事。

太宗有马名狮子骢,肥逸无能调驭者。(媚娘)为宫女侍侧,言于太宗曰:妾能制之,然须三物,一铁鞭,二铁檛,三匕首。铁鞭击之不服,则以檛檛其首,又不服,则以匕首断其喉。

太宗皇帝有一匹马,名之曰“狮子骢”,肥壮性烈,无人能够驾驭它。当时还是后宫才人的武则天,正巧站在太宗身边,大胆禀皇上,称臣妾能驯服这匹烈马。太宗乍听吃了一惊,朕手下多少将军武夫都被它摔趴在地,你一个柔弱小女,有何胆量与手段?武则天不动声色继续道:请给臣妾准备三样东西,一是铁鞭子,二是铁锤子,三是短刀匕首。太宗问如何使用?

先用铁鞭抽它,若不听话,接着用铁锤狠砸它的脑袋,若还是不驯服,最后一招,直接使匕首割断它的喉咙,不信它不服!武则天边说边比划,粉面露出凶色。

太宗听着眼睛已瞪到老大。朕服了,你这女子比那马要烈上十倍!此后,面对娇媚的武才人,李世民虽欲近之,心又怯之,终却不敢废之。

高宗李治女皇评语:听话的小弟。

一般的宫女,面对天子的老迈,宠幸之无望,基本上都会选择认命,悄然寂寞老死。武则天不一样,她是有所准备的,有想法的,所以她要与命运抗争一下。太宗老皇帝是没指望了,得另辟蹊径。她将目光落在大唐接班人太子李治身上。这个单纯文气的小弟弟,二十岁青春正盛。

机会终于来到,太宗皇帝病了,太子李治须“入侍太宗”,就这么个唯一的缝隙,被武则天给抓住了,“(太子)见才人武氏而悦之。”武则天从李治看自己的神情眉眼里,读出了“有门”和“有戏”。

武则天是个年长李治四岁的熟女,比起那些俏皮、任性而生涩的少年宫娥,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温婉而可人的成熟女人的气息,是李治从未体验过的、难以抵挡的诱惑。几个回合的巧妙试探,太子李治很快就向武媚娘缴械投降,坠入情网,绵软地倒在她丰腴温润的怀里。

当然,事情不可能像武则天设想的那么简单。正当武才人与太子李治恋得热乎时,太宗驾崩,而其身后所有嫔御依照旧例,统统入寺为尼。武氏作为太宗后宫的才人,自然也不能例外,只好随众去了感业寺。

这是一个坎儿,但凡意志稍稍薄弱一点,后来的女皇梦也就就此收场了。晨钟暮鼓里的武则天,坚信她在李治身上的感情投资,一定会有回报;坚信她这道旖旎的风光,年轻的李治才刚领略了小小的一角,他兴味正浓,必会闻香而来,探个究竟。

果然,永徽二年五月一个草木泛绿的日子,一个神秘的身影,走进了感业寺,走到了武则天的身旁。武则天这回决计不顾佛土净地之忌讳,毅然脱衣褪裙,献上李治垂涎已久的最迷人处,一举将其拿下!此后李治如馋猫饿虎,频频来寺里幽会。

再后来,发生的一切就属于水到渠成了。二进宫,封昭仪,囚萧妃,废皇后,直至在情感的鼓荡下,高宗李治冲破一切阻力,册封武皇后。

如果你以为武则天到此即已深感满足,那就大错特错了。在陪伴小弟弟李治朝夕相处的时日,李治逐渐被这个姐姐完全征服。他感觉到,身边这个美丽成熟而干练的女人,不仅给了他闺阁万种风情、榻上如仙快乐,更让他生发了恋母般的依赖,成了他牧民理政所离不开的贤内助。

当有一日,他的身体被这个如狼似虎的姐姐掏空时,“帝自显庆已后,多苦风疾,百司表奏,皆委天后详决。自此内辅国政数十年,威势与帝无异,当时成为‘二圣’。”李唐的高宗就这样不知不觉退居二线。

燕王李忠。女皇评语:小屁孩一个。

李忠系高宗十六岁亦即刚做太子那一年(643)所生,母亲是太子府宫女刘氏。四岁封陈王。永徽元年(650)八岁授雍州牧。

高宗朝,当时的正宫娘娘王皇后不能生育,于是就认李忠为养子,后来在中书令柳奭与褚遂良、长孙无忌等一干人的鼓恿下,永辉三年(652),李忠被立为皇太子。

这个时候,正是李治与武姐姐在感业寺旧情复燃,颠暖倒凤不亦乐乎的时候。同年,武则天就给李治生下一男李弘。李弘的诞生,预示着李忠噩运的开始。

逐渐占据了李治的情感领地,武则天展开了全方位的攻略。她要把王皇后和萧淑妃干掉,他的儿子也要取代李忠的储位。高宗李治颁诏废黜王皇后与萧淑妃为庶人(655),将二人囚禁幽闭掖庭时,李忠年已十三,而则天自己的亲儿李弘已三岁,第二个儿子李贤也已降生。

当武则天连李唐的皇帝都可以玩弄于鼓掌之中时,废立个小太子,简直是小菜一碟。礼部尚书许敬宗得到暗示,乘机上书称:陛下您取法千古,含育万邦,封立圣后,母仪天下;如今圣后既已有亲子,也就是陛下的嫡子,东宫之位怎么还能让庶子占着呢?有了明媚的阳光,那蜡烛不吹灭还有什么用场?!

李治明知许敬宗所言,均是武后所托,却不敢不答应。显庆元年(656),十四岁的李忠被废作梁王,授梁州都督,赐封二千户,布匹二万段,豪宅一处,后转房州刺史。

李忠这小子,孬得可不一般。被废之后,整日惊恐不安,精神极度紧张,以至于“或私衣妇人之服,以备刺客。”穿着女子的衣服乔装打扮,以防备刺客,“又数有妖梦”,经常夜里做恶梦。压抑和恐惧之下,他时不时给自己占卜吉凶。

此事被武则天抓住把柄,显庆五年(660),一纸诏令李忠被废作庶人,迁居黔州,软禁在太宗朝第一任太子李承乾郁郁而死的那座宅子里。

如此尚不得安生,麟德元年(664),武后爪牙构陷李忠与人结伙谋反,高宗这会儿已成傀儡,狠心地下令将亲儿子“赐死于流所”,死时李忠年仅二十一岁!

孝敬皇帝李弘女皇评语:妇人之仁难成事。

李弘乃李治与武则天感业寺幽会的结晶,是两人的第一个儿子。

原太子李忠被废后,李弘在母后的扶持下,登上储位。太子李弘仁孝谦恭,宽宏大量,数次代理国政,深得父皇与众臣赞许。

则天原拿他没当回事,亲儿子嘛!然而一件事惹恼了老娘。萧淑妃与李治生有二女,号义阳公主、宣城公主。因当年后宫的争宠恶斗,武则天将怨恨延续到淑妃这二女身上,得势后将其幽禁在掖庭。

眼看着青春妙龄的异母姐妹到了婚嫁期,仁慈的太子李弘上表父皇,请求允许二公主出嫁,去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曾想他这不经意的建言,触及了母后的痛处,当即对他面露狰狞、疾言厉色。

公元6755月的一天,李弘在随父皇和母后巡幸洛阳合璧宫时,“寻薨”,突然莫名死亡。唐人有文字记载,指李弘的“不以寿终”,系武后鸩杀。

章怀太子李贤。女皇评语:碍事的小家伙。

哥哥李弘猝死,老二李贤顺位做了太子,一度临时监国,父皇李治很是欣赏,父皇身边的母后武氏却大为不悦。不久,传言即开始流布,投机钻营的江湖术士明崇俨,献媚武则天而妖言惑众,说老三李显长得更像太宗世民,说老四也不错,有富贵相,至于老二李贤,非武后亲生,乃其姐姐韩国夫人的儿子,无帝王骨相。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李贤闻之十分厌恶,当得知这所有闲话,可能都与母亲有关时,他增添了焦虑和害怕。

武则天趁机有意作书,信中充斥责备之语,李贤越发寝食难安,斗胆做诗发泄怨恨。恰在此时,那个装神弄鬼的明崇俨被贼人杀害,武则天借机组成专案组,亲口指称儿子李贤心怀叛逆,要大义灭亲。最终将其废作庶人,“幽于别所”。

后又迁往巴州,到武则天临朝称制时,派丘神勣前去监视李贤。丘狗仗人势,将李贤关在一处黑屋,“逼令自杀”,年三十二。

中宗李显女皇评语:一个玩主。

李贤被废后,老三李哲(即李显)为皇太子。

到三儿子李哲这儿,大唐这个家,基本就由武则天来掌管了;在老娘的威严面前,李家的男人个个如同小鸡,无一敢造次。

李治驾崩,李显继位,武后临朝称制。

李显搁百姓家就是个纨绔子弟,做太子时名声就不如前面的哥俩,整天惦记的是吃喝玩乐,臣下多次规劝,恶习难改,个性上又懦弱缺乏主见。正如正史所言,他“诚以志昏近习,心无远图,不知创业之难,惟取当前之乐。”

大约是此前受母后的约束太久,做了天子后,他以为从此可以目空一切、为所欲为了,殊不知他压根就不是老娘的对手。

武则天很了解她的这个儿子,知道他胸无大志,只会贪玩,是最好驾驭的一个玩主。没料想李显上来就让老娘吃了一大惊。

李显的太子妃韦氏随其称帝而荣膺皇后,为讨老婆欢心,李显将仅为小参军的岳父韦玄贞一下子提拔为豫州刺史,还嫌不过瘾,接着又要让岳父入朝来做侍中,相当于宰相的高位。臣子劝谏其慎重,李显竟放出大话:“我就是把天下送给老丈人,又怎么样,还在乎一个侍中吗!”(我意让国与玄贞,岂不可?何惜侍中邪?

这个贪玩的小子倒是个痴情汉,武则天原以为好控制,没想到他如此邪乎,大唐江山在他眼中如此不值钱,可以随手赠人。李显在位不足俩月,武后大发神威,将其废作庐陵王,软禁起来,恢复旧名李哲,移均州(湖北丹江口),迁房州(湖北房县)。你给我一边闲待着去!

睿宗李旦女皇评语弱不禁风一书生。

废了李显,武则天为掩人耳目,安排四子豫王李旦接继大统。

李旦性情谦和,好读书,尤其痴迷于书画训诂,以伴故纸堆为乐。

武则天有一日下诏,称要归还朝政大权给皇帝,李旦通过上面几个哥哥早学聪明了,何况他也无兴趣于坐龙椅,他猜出老娘交权是假的,是在跟他和天下人耍心眼。老娘对权力格外有兴趣,那就陪她把这出戏逼真地演下去。

睿宗接到母后的“复辟”诏,做出态度坚决的样子,恳请母后万勿丢下孩儿、继续执掌朝政。武后呢,一副勉为其难的无奈,下制同意。

当然,面对文弱的李旦,武则天的戏无须演得太久,大约五六年的工夫,她就撤去了遮羞布,彻底革了命,改唐为周。李唐的皇帝李旦用回旧名李轮,改称皇嗣,徙居东宫。太后武氏“操奁具坐重帏,而国命移矣。”手持梳妆用具,稳坐帷帐之中,不费吹灰之力便赢得天下!

事实上,至中宗李显(前期)之后,大唐李氏已经没有哪个男人敢向武则天叫板了,皇权早就是囊中之物,改朝换代只是时间问题。


上一篇: 留学到底要花多少钱?各国花费大起底!
下一篇:感念师恩 感悟传承——《传承的力量》教师节篇浓情播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