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您现在位置:新闻在线 >> 时尚 >> 女性 >> 浏览文章

作势:你还记得那些年我们穿过的丑校服吗?

2017/6/27 11:12:50

       快到六月的尾声,不少青春的面孔即将带着行囊各自奔天涯。

  刚买的电子设备和充满家的味道的抱枕玩偶,你都会随身携带,唯独刚刚脱下的校服你会把它塞到箱底,再不相见——你自然不想再多穿一秒钟,它让你想起那些象牙塔中的束缚。但只要在影视剧里看到它的时候,又忍不住回想起初入校园的满心雀跃。

  承认吧,你我不一定经过校服兴盛的年代,但校服本身带来的校园回忆,有美好有苦涩,你都无从逃避。

  日本摄影师秋山亮二拍摄于1982年的摄影集《你好小朋友》,记录下了那个年代里中国各地儿童的日常生活,校服白和蓝的搭配,是从水手服里借鉴过来的创意,这是很多学校早期的夏季校服标配。

  到了90年代初,涤纶面料的运动校服在全国大面积流行开来。看李易峰和他高中同学的合照,个个身上都是一根裤脚能塞进两条腿的蓝色“面口袋”。     

  我们现在看起来“不堪回首”的运动服价格并不贵,只是青春期的孩子实在长得太快了,于是选尺寸的时候,家长都会叮嘱我们,“大两号,哦不,三号……反正买最大的”。

  松松垮垮的校服包裹住我们正在拔节的身体,于是谁胖一点,谁高几寸也就不那么明显。只是再整齐划一的穿着也会因为青春期的怦然心动而生出些许不一样。

  它太宽松,足以容下更多小秘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试过,把听歌的耳机线塞到校服袖子里去,然后副科老师守着的晚自习里悄悄听着周杰伦和孙燕姿。

  又或者在乍暖还寒的时候,把日常嫌弃的男生校服外套借来一披,一借一还,校园情愫的小火花也在心底萌了芽。

  当然,当数年后我们说起当年的运动校服,最常见的吐槽就是:怎么那么不好看啊!

  即便是民国时期的女学生们,总会穿着斜襟立领七分袖的上衣,配上高腰百褶裙,一双黑色牛筋底鞋衬得人温婉知性。

  林徽因(右一)与朋友们身着北京培华女子中学校服合影    

  那年代上海赫赫有名的中西女中,则以墨绿色的校服闻名全国,夏天是清爽的纺绸旗袍,冬天则换成更深沉的绵绸质地。

  民国男学生们的校服,则带有19世纪欧洲军服的影子,合身硬挺,这灵感同时影响了中日韩三国。

  在各类影视作品里,我们也不难发现,其它国家和地区的校服也不尽相同。

  台式青春片让我们知道,每个人校服上都绣上了学校名和自己的学号,它对你来说就是独一无二的记忆。

  也正因为这样的设定,让一些名字成为了许多爱慕者藏在心底触不得、又唤不出的敏感神经。

  那是台湾在20世纪60年代立下来的规则,男生们的短袖白上衣卡其裤和女生们的短衫百褶裙,伴随着陈柏霖和桂纶镁的蓝色青春被我们熟知。

  日系青春则通过自带滤镜的电影胶片、以及早期配音略微生硬的日剧,把迷失的青春际遇和这白衣翩翩绑在了在一起。     

  90年代我们看到的藤井树,是水手服记录下情窦初开的羞涩。     

  现在看起来略微“杀马特”的花美男们,带来的是属于黑色制服的残酷校园。     

  日本女生的针织衫和衬衫短裙的校服组合,让当时的我们眼前一亮:原来这也可以是校服!

  在韩剧盛行的年代,他们身上效仿欧美校园,套上了“韩版剪裁”的校服,一下子成为了新宠。我们最初的韩剧校园恋爱记忆,应该是《豪杰春香》。

  《请回答1988》里的男装校服,就是简单的休闲西装设计风格。     

  前两年无论是外套还是衬衫的立领风盛行,应该要算是《学校2013》中李钟硕和金宇彬的功劳。   

  曾掀起绝对热度的《继承者们》,更是借着“富二代学校”的光环,在剧里好好强调了一把制服的重要性。

  这样的桥段,同理也可以用大热美剧《绯闻女孩》来举例。

  衬衫短裙、格纹外套……上东区名媛们折腾了多久,我们就看了多少集她们的制服变装秀。

  《死亡诗社》里,私立男校的学生们个个衬衫西装,在西服的胸袋上,秀着学校的狮子徽标。胸前的徽章成为了欧美校服上缺不了的魅力印记,它代表着历史和传承的厚重,同时刺绣也繁复精致,为“校服”增添了一笔设计元素。

  许多人说《死亡诗社》的制服有点英剧里的影子。如果你看过《故园风雨后》就会明白,那种严谨正统的风格的确有些一脉相承的调调。

  还有不能忘记的《哈利波特》,尽管主角们都住在魔法师的世界里,但去掉长袍,他们把白衬衣塞到羊毛背心下的穿法还是最浓郁的英伦风味。    

  随着年龄增长,慢慢的我们对校服的需求减少了,但对它的执念却与日俱增。当然大部分时候,这份执念都来自于穿它的人身上。

  世纪末的美少年柏原崇,除了窗边那低低的一瞥,还有《一吻定情》里的制服少年样,也被奉为经典。

  小栗旬到现在最能秒杀一片的瞬间,不也是《热血高校》里穿着制服冒雨前行?    

  泰国的Mario到如今也是许多人心头的白月光,不也是因为那个白衬衣的阿亮学长?

  刘昊然的国民初恋地位,也是因为他竟然能把蓝白运动服,穿得如此清新脱俗不无关系。

  在不同的背景下,校服都是我们漫长求学生涯中,最不经意却足够完整的存留和纪念。

  时而怀念青春的你我,对“校服”产生的天然迷恋,就像是一次情感的投射。它勾勒出人最精神气的那一面,提醒我们,你在年轻时曾有过归属,这段记忆无论是好是坏,走过才会让你成为现在的自己。

  过去我们习惯将与此挂钩的记忆情怀封锁,因为年少时的跌跌撞撞和冒失、并不适用于成人世界的生存法则。但当古旧的校服灵感融入时下的设计中,阶段性制服的寿命就被无形延伸了,我们依旧可以用它来装点自身,抓住曾想挽留的岁月。

  我们回不去的那个从前,依然存留在我们身上的某个部分,提醒着自己要勇敢前行。

  你无私的分享和点赞,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上一篇: 三草两木总代王淼:走出去,梦想其实并不遥远
下一篇:肽芮儿医用修护面膜简介

网友评论